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張大諾:敢想,夢才能實現
發布時間: 2014-01-23 08:00:02

   

    和一般殘疾人只能做純體力活相比,張大諾(左)更希望找到有開拓性、有附加值的技能讓他們學習。

  姓名:張大諾
  年齡:40歲
  籍貫:黑龍江哈爾濱
  職業:北京志愿者聯合會理事、北京市西城區志愿者聯合會培訓導師,北京西城區生命關懷(臨終關懷)咨詢服務中心副主任
  夢想:幫助殘疾學生出版40本約500萬字書稿,讓所有的殘疾孩子都有一本相伴一生、溫暖一生的書,讓書中的勇士告訴他:孩子,你的痛苦我都懂,你的磨難我都經歷過。同時,我想讓殘疾人知道,他們同樣擁有尊嚴、力量,同樣可以歡樂以及幸福。
  做率先幸福起來的人
  人這一輩子需要有一個地方,無論你遭遇什么事情,只要到了那個地方,就會很快樂。我想,它百分之百是你夢想所在的地方,于我而言,就是做和公益有關的事情。
  有兩種人比較受關注,一種是率先富起來的一批人;另一種是率先幸福起來的一批人,我想我是后一種。我尋到了這個能讓我幸福的夢想。
  最幸福的職業是,第一你特別喜歡,第二也能幫助很多人,第三是具有挑戰性,一般人覺得,幫助別人沒什么難的,就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,可真要想惠及人群很多,程度很深,要遇到的困難就會很多。
  上學時就愛管閑事兒
  我經歷了兩個階段,第一階段是新聞夢想,第二是公益夢想。我媽說,在我出生之前,埃德加·斯諾剛去世,她根據報紙上的報道,給我取了“諾”這個字,那個時代用這個字的人很少,讓我覺得自己很特別。我媽說埃德加·斯諾是一個偉大的記者,又講了他豐富的人生經歷。我大概也是從那時起,有了一個非常明確的新聞夢,就是像埃德加·斯諾那樣,當一名記者。
  高考報志愿前夕,我們學校一個高二的學妹得了尿毒癥,需要換腎,學校組織捐款。我那時也好管閑事兒,覺得我們捐的錢可能不夠,就去找那個女生班級的團支書,建議我們應該發動全市捐款。團支書說:我們就捐捐款,買些禮物去醫院慰問一下不是挺好嗎。我從他那灰溜溜地回來后,找到我們班的班長和團支書,他們一聽我的計劃還挺激動,我們仨就到另外一個高中倡議捐款,那個學校的老校長還問:你們就這么自己來了?
  后來,我們又去了報社,第二天日報報道了這事兒,緊接著電視臺等很多媒體跟進,最后全市真的捐了二十多萬,成功給這女孩換了腎。
  自那以后,我更加清楚新聞夢想的作用,立志非記者不當。高考填志愿時,三張表15個學校專業,我填的都是新聞系,無奈那年黑龍江大學取消了新聞系,我上了中文系,我苦悶的是,中文系出來并不一定能當記者,一個同學說:我認為如果只有10%的幾率,你也會是成功的那一個。這句話對我影響非常大。
  做公益是天性使然
  畢業后,我進入《黑龍江廣播電視報》,正式成為一名記者,愈發癡迷于公益報道。領導發現我這個特點后,分給我一個學生版,我做起這個更加得心應手,因為它不要求新聞點、沖擊力。
  我根據很多孩子的具體問題設置系列報道,最讓我吃驚的是關于“輕生”的話題:你有過輕生的念頭嗎?面對輕生念頭你會怎么辦?我收到兩三百封稿件,各種輕生念頭觸目驚心。有一個孩子說,自己和父母發生矛盾,已經坐到五樓窗臺上了,他就想看看媽媽進門是否先到他的房間來看他,如果不先到,就跳下去,幸好他媽媽先進了他的房間。
  多數人是寫怎么走出輕生,但有一封信,沒有班級和姓名,只有學校,她寫的是不想活了。我決定要找到她,幫助她。我去到女孩所在的學校,由于信的內容屬于隱私,不能公開,我就刻意拿著這封信在校園溜達,準備走時,一個女孩追出來,說是她寫的信。
  和她聊過之后發現,都是很小的事。有人問我為什么這么不怕累,給自己增加很多工作量?其實,我也沒辦法解釋,我覺得這就是天性。做任何一項公益,我常常能切身體會到他們的痛苦,想像如果他們是我的孩子、母親、愛人,會怎樣?每次想到這,就不能不去幫他們
  做公益讓我從絕望中走出來
  2003年央視招節目策劃,我成功應聘到了北京。沒想到剛實習不久就趕上了“非典”,我失業了,很多部門都不招人,尤其新聞口,別說實習的,一線的都裁了一半。
  當時租住的一居室沒有暖氣,我想著有空調應該也還好,等冬天真正來的時候,我的臥室26攝氏度,走廊零攝氏度,衛生間和廚房零下10攝氏度。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是在廚房里燒一壺熱水,讓熱氣散一散,屋里能暖和點兒。
  那天晚上八點多斷電了,空調不能用,我買了六個熱水袋放被窩里,想著千萬別醒。結果半夜三點多還是凍醒了,屋里不能待,我打車到附近的麥樂迪暖和了兩個多小時。
  那一天,我百感交集。在哈爾濱時,有工作,有房子,受人尊重,掙得也不少,整體非常舒服。現在淪落到這一步,非常迷茫。
  然后腦子里突然產生一個念頭,既然什么都做不了,不如就去做志愿者。2002年我曾做過一段時間的高齡老人臨終關懷,那時就知道北京有一個做臨終關懷很有名的地方,叫松堂關懷醫院。
  我找到醫院,第一天做完出來時,突然覺得內心的壓抑一掃而空。那一瞬間明白了兩點:可能我不僅僅有純粹的新聞夢想,我希望利用這個新聞平臺做更多的公益事情;第二點是,做志愿者能讓你在特別絕望的時候充滿生命的價值感和幸福感。那時特別感動于自己當初選擇了這么個愛好。
  敢于把夢想定得很大
  2004年,我考進了新華社《國際先驅導報》。但從2008年開始,我因為要義務電話指導全國近四十位殘疾學生創作長篇勵志自傳,在年末辭掉了工作。
  自從1996年幫第一個殘疾人學生張云成出書后,我意識到可以用他們的堅強故事感染更多的殘疾人。大部分殘疾學生都沒上過學,或者只有初中學歷,我經常要從如何造句、使用標點等基礎教起,為提高效率,我經常四部電話同時工作。每天六點多起床,周末不休。
  夢想首先要敢想,繼而制定具體計劃,才能保證不半途而廢。很多人問我為什么能堅持做公益這么多年,實際上從2003年以后,我只要做了,最終目標一定是非常宏大而且具體的。
  比如指導殘疾人寫作,我的目標是五百萬字書稿;同時為他們尋找30到50種就業途徑。中華女子學院播音主持專業的系領導組織了15名學生,義務指導殘疾人發聲技巧。和一般殘疾人只能做一些客服、開網店等純體力活相比,我更希望找到有開拓性、有附加值的技能讓他們學習。
  當你把夢想定出具體的計劃,就和做一個工程或者創業一樣。可以做的事情太多,沒有多余的時間徘徊。(記者 王文韋)

 

    聯系我們
    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師范街75號省直機關民心廣場辦公樓2200室
    郵編:050011
    電話:400-6020-699 
    傳真:0311-87801251
   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戶名:河北省志愿服務基金會
    開戶行:民生銀行石家莊維明大街支行
    賬號:1003014400000659

    彩票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