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黃翠萍:“我們一起活在當下”
發布時間: 2014-01-23 08:00:02

   

  

圖片作者:馮曉瑜

  她曾被宣布“只能活一個月”,卻在十二年間幫助很多癌癥患者“少走彎路” 黃翠萍:“我們一起活在當下”
  黃翠萍是東方醫院的志愿者。12年來,她與諸多癌癥患者反反復復談論著生與死的話題:假設人生只剩30天,你打算怎么過?
  1995年,黃翠萍被查出腸癌晚期,醫生說她只能活1個月。死亡陰影的折磨綿綿無絕期,每復述一次走出陰影的心路歷程,都等于又一次“扒開舊傷口”,但這正是黃翠萍與病患交流的方式。
  “我用了六七年才想明白,人要‘活在當下’。”黃翠萍說,“我把這些告訴他們,希望他們少走彎路。”
  “因為懂得,所以理解”
  1995年1月,40歲的黃翠萍在東方醫院被診斷出腸癌晚期。
  “只能活1個月了,我還要化療干什么?”黃翠萍的丈夫是一家公司的副總,她在公司做財務,他們的女兒當時11歲,書讀得很好,“正常人一下子變成廢人,我放棄了。”
  黃翠萍經常哭,醫院的病友見到,介紹她去了上海癌癥康復俱樂部。她在俱樂部創辦的癌癥康復學校住了1個月。上海癌癥康復俱樂部是滬上知名的癌癥自救互助機構,“那里都是病友,互相鼓勵互相支持,我的心態慢慢變得積極,開始配合醫生治療,也出門參加社會活動。”
  一個健全人對癌癥患者說“你要堅強”,不論多么真誠,總會給后者一點“站著說話不腰疼”的感覺,患者之間作同樣的交流效果卻完全不同,“因為懂得,所以理解”,“這是很多疾病互助小組成立的原因,也是我后來堅持做志愿者的原因。”
  2001年,東方醫院開始招募志愿者,黃翠萍報名參加:“我生病期間這里的醫生護士對我鼓勵有加,作為回報,我想做點什么。”
  一樣是活,要好好活
  剛從死亡陰影中走出來的黃翠萍,每周去一次醫院探訪癌癥病人,每次2小時,“做了幾趟,心情不好。”
  和患者的溝通是順暢的,一回生兩回熟,見上三次面基本就成了朋友。“問題是,剛有點熟,他們就離我而去。今天還聊得好好的,明天人就沒了。”黃翠萍感到有聲音不斷在提醒她:你也是癌癥病人,死亡隨時隨地等著你。
  她申請休假,買了些心理學的書籍,試圖給自己找個出路。“人都有生老病死,不由自己控制,難道說今天要走了,就可以活得亂七八糟嗎?一樣是活,要好好活。我是去幫他們的,逃避不是辦法。”重新上崗后,她每次在醫院待4小時,并開始寫探訪日記。
  和“新朋友”的見面往往是這樣開始的:“我以前是醫院的病人,現在來做志愿者。”然后,黃翠萍開始介紹自己的經歷。
  “開刀動手術只是兩三天的事,更痛苦的是化療和康復過程,癌癥病人接受化療,簡直生不如死。在死亡和病痛面前,誰能不敏感、不脆弱?好在,這些我都體驗過了。”黃翠萍現在專門為患有消化系統癌癥的患者作服務,她現身說法,把自己在康復中積累的小經驗告訴病人,“這樣的事,我做起來比醫生方便,醫生沒有時間向病人介紹那么多。”
  記得每個人的故事
  12年,黃翠萍不記得自己送走過多少朋友,但只要是有過交往的患者,她都能記得對方的故事。
  幾年前,醫院接收了一個腸癌患者,患者的癌細胞轉移到其它器官,先后做了4次手術,黃翠萍始終陪著她。這個病人早年離異,女兒被判給了父親,和母親感情不深。病人把家里的情況告訴黃翠萍,連后事也交待給了她。黃翠萍打電話找到她的女兒,經她勸說,女兒在母親離世前到醫院看望。病人過世后,入葬事宜全由黃翠萍料理。“她女兒的電話,我現在還留著。”
  “身邊的人來來去去數不清,人情冷暖的故事我聽得多了,太多人因為患病而人財兩空。”黃翠萍剛成為志愿者時,常常因別人的故事而激動落淚,現在她不再那么“不專業”,“不能情緒化,這是做好志愿者的第一步。”
  黃翠萍上病房看望病人,習慣先感謝家屬,“絕望之中,家人的支撐太重要了。”有的肝癌病人連家人也不敢接近。“我會大方地和病人握手,你們不會明白,這個動作可以傳遞多少能量。既然去看望病人,站得遠遠的算什么意思?”黃翠萍會告訴他們,“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,我們一起好好地活著。”(記者 錢蓓) 

 

    聯系我們
    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師范街75號省直機關民心廣場辦公樓2200室
    郵編:050011
    電話:400-6020-699 
    傳真:0311-87801251
   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戶名:河北省志愿服務基金會
    開戶行:民生銀行石家莊維明大街支行
    賬號:1003014400000659

    彩票客户端